月球表面

【王喻】五次王杰希开启了邪王真眼,一次他看见了爱的样子

全职高手
王喻
带乐周、叶黄玩
这个梗⋯⋯应该蛮多人用过的吧。

王杰希醒来,看看时间,打开手机往身上套衣服。手机一直震个不停,王杰希抽空瞧了一眼,几乎全都是微草队员发来的生日祝福。王杰希一个个回过去,琢磨着中午在国家队食堂要碗面。王杰希生日在夏休期,之前一直是在家过,家里没人爱吃蛋糕,到了生日那天王妈妈都是加个荤菜时鲜菜,烧鸡烤鸭大虾黄花鱼什么的,吊汤下一锅长寿面,就算给他过了生日。这几年王杰希成年了,大家越来越不把他的生日当回事,有时候还得王杰希自己去市场买切面,王妈妈才想起还有这茬来。
王杰希出了房门,喻文州刚好走了过来。王杰希被结结实实吓了一跳,后退一步咚地撞到了门上。
喻文州有点疑惑,马上又笑了,弯起眼睛对他说,“杰希,早啊。生日快乐。”
王杰希愣愣地看着喻文州头上顶着的大水族箱,深蓝色的水里,一条海豚大脸贴在壁上,发出一声他听不到的长鸣,摆动尾巴溅起浪花游远了。王杰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自言自语,“又来了啊⋯⋯”
王杰希有种特殊体质,这种体质不定时发作,唯一算作规律的是会在他生日那天开始出现。这种时候他的左眼会看见奇怪的东西,看到什么不一定,看多了会有后遗症:头疼个三两天。
王杰希小时候过生日,突然在镜子里看到自己多了一对猫耳朵和一条毛绒绒的尾巴,惊得赶紧去告诉大人。他的外祖母动作娴熟地掏出一个眼罩给王杰希戴上,又带他去进行了一些封建迷信活动,他才回复正常。外祖母告诉王杰希,在他很小的时候这个情况出现过一次,小王杰希不懂怎么说,一直哭,还是路过的一位仙风道长指点了一二才好转,自此外祖母才心中有数。
第三次突发状况的时候,王杰希正在训练营。他一早起来,望望窗外,发现B市PM2.5似乎又超标了。直到他午饭后在微草大楼周围遛弯,看到了两个面容苍白灰败的半透明人影,才明白自己看见的是什么,赶紧溜出去进行封建迷信活动,因为这还被方士谦训了一顿。
第四次王杰希出门买菜,突然发现大街上的人有不少穿的很破廉耻,男的衣服中二,女的穿着暴露,或是女人穿着男服,男人穿着裙子。有些个大叔大妈穿的花花绿绿,尤为可爱,还有人穿成猫咪和萝卜的造型到处走。王杰希想想,把方士谦约出来吃饭,见方士谦白袍翩翩颈挂十字朝他走来,活脱脱一个冬虫夏草,他才确认自己看到的是玩家们的账号形象。
这是第五次了,好像看到的情景更进阶了。王杰希进了食堂,第一个看见的就是吃早餐的周泽楷。周泽楷头上顶着一个电脑屏幕,正在⋯⋯玩I wanna?
王杰希打招呼,“早啊,小周。”
周泽楷向他抬起头来,王杰希看见kid动作娴熟地跳过刺丛避开一个突然飞出的苹果,拔枪射中了存档点。
“前辈早。”周泽楷说。王杰希觉得周泽楷真不容易。
张佳乐路过周泽楷的桌子,拿走了他的盘子。“你怎么要鸡蛋饼?今儿的鸡蛋饼可难吃了,葱都糊了。我拿了馅饼来,你尝尝。”
周泽楷呆呆地看着他。他的I wanna一下过了一面,出现了一个百花缭乱BOSS。BOSS出招⋯⋯这是东方吧!还是hard模式!弹幕都快盖满屏幕了啊!
kid一个猝不及防,被百花缭乱发射出的玫瑰花瓣刮死了。周泽楷张了张嘴,什么也没说出来,只是对张佳乐展露腼腆的微笑。
王杰希看向张佳乐。张佳乐头上竖着个银色的小旗杆,现在顶上没有飘着旗子,王杰希决定尽可能多关注张佳乐,好及时把旗子拔掉。张佳乐注意到王杰希的眼神,看了他一眼,头上嗖的跳出一个数值条,停在数字63。这⋯⋯有点低啊。
张佳乐坐到黄少天身边的空位上,数值条由绿变紫,头上的数字变成了86。嗯?不是说你们不熟吗?张佳乐对张新杰问好,数字变成了75。好歹是队友,数值怎么这么低,难道是被收了手机的怨念。叶修嘴里叼着包子走了过去,张佳乐漫不经心地瞧他一眼,数值条成了紫色,数字当当当跳出91。为什么同样是争冠宿敌,张佳乐对叶修的好感度比对自己高这么多?王杰希心情几乎是崩溃的。
张新杰头上有六个计数表,有数字式的指针式的表盘式的液压计式的,在他吃饭时也跳动不休。黄少天头上是个大滚动屏,文字快速地滚过几乎看不清楚,但重要的内容会被他加粗变色放在最中间。叶修的头上是块白板,火柴小人不停走着位,——在打荣耀团战。白板侧边一盏红灯闪了闪,王杰希便看见叶修摸出烟盒来。
唐昊的头上很好懂,三根状态条,体力法力怒气,还有一个他自己的六象限能力图。方锐的头上显示着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的镜头,虽然打了厚实的马赛克。肖时钦顶着满头极为复杂的设备,齿轮嵌合运转,汽缸喷出白气。他经过正一边看《OX榜》一边笑的楚云秀,——楚云秀头上的画板不断跳出搞笑鬼畜的图片表情来,——一盏红灯突然间断地发出红光,硕大的英文亮的耀眼:DANGER!DANGER!
肖时钦怕国产剧?王杰希挠了挠头,一转头,看见喻文州皱着脸在挖碗里的豆腐脑,头顶的水族箱里游过一只硕大的鲾鲼。

今天自由训练时孙哲平来了。欧洲联赛里有两三个国家拥有实力很强的狂剑士,叶修请孙哲平过来提供些对战的参考意见。战术大师都到场了,肖时钦问王杰希要不要也来?王杰希正好觉得基础训练乏味,便答应了。张佳乐也挤进会议室,说他是第二熟悉狂剑士的职业选手,明眼人都知道他是借机会会老友,不过叶修倒也同了意。
视频刚开始,喻文州让冯主席一通电话叫出去了。众人闲了下来,张佳乐和孙哲平开始闲聊扯淡。王杰希看起孙哲平头上的小电影,风沙滚滚之中,打扮成狂剑士的孙哲平英姿飒爽,狂傲霸气,潇洒出招跟收势,整个像是美国西部片。
“⋯⋯有个男朋友简直不够你显摆的。”孙哲平说。
“男朋友?”王杰希迷茫地问。
“哦,”张佳乐反应过来,“大孙,他不知道,——就他不知道。”他看着孙哲平,数值条跳出个68来,居然比张新杰还低。
孙哲平大笑,“天哪,二货乐在职业圈里都透明柜了,竟然有人迟钝到不知道。”
“这我知道,”王杰希辩白道,“我不知道张佳乐有男朋友。”
“他们天天扔闪光手雷你竟然没看出来。”张新杰说。肖时钦在他旁边推眼镜。
“谁?”王杰希纳闷,想起张佳乐的数值条,“⋯⋯叶修?”
叶修的烟灰掉了。张佳乐一口水喷了出去,接着捶着桌子放声大笑起来,孙哲平看不过去,给了他一拳。
“但是张佳乐对叶修的好感度是91啊。”王杰希徒劳地说。
“什么好感值?”张佳乐问。
面对三大战术大师探究的目光,王杰希只好把自己的体质全盘托出。
“先统计一下数据看看有没有规律。”肖时钦来了劲头,翻开笔记本写画,“叶修91,紫色;黄少天86,紫色;王杰希63,绿色⋯⋯”
“我好感度低正常,可是孙哲平⋯⋯”
“不要预设结论,”肖时钦严肃地说,“张新杰75,孙哲平68,都是蓝色。张佳乐你看看我。”
张佳乐看向肖时钦,头上数值条一下子缩回去,红色的数字写着11。数值条上似乎还有个小锁头,不过王杰希没有在意。
“肖时钦,11,红。”肖时钦一板一眼地记录着,“我们需要更多的数据。不知道照片有效没有——”
张佳乐打开手机相册,帅气的枪王大头跳了出来,又瞬间被肖时钦滑掉。“我认为他不是一个很好的实验对象。”
“为什么?”王杰希问。
肖时钦看向张佳乐。“能说吗?”
“说吧说吧,都是自己人。”张佳乐摆摆手,“要不是公关考虑,他早想公开了。”
肖时钦向王杰希解释,“和实验对象的亲密关系可能会造成实验结果不准确。”
王杰希以为自己听错了。“什么⋯⋯张佳乐,你和,周泽楷⋯⋯”
“正如你所想,”孙哲平说,“张佳乐追到了联盟之颜。”
“人生赢家。”肖时钦说。
“虐狗达人。”张新杰说。
“用光了他所有的好运气。”叶修调侃。张佳乐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“快继续实验,”肖时钦催促道。
林敬言32,白言飞26,韩文清只有可怜的5。“看来可以排除荣耀实力。”肖时钦碎碎念着,划掉长长的单子中的一行。
叶修头顶的白板上出现了龙飞凤舞的文字。他拿过张佳乐手机,上网搜索一张照片。“看。”
“条白了,没数。”王杰希说。
“这是谁?”张佳乐问。
“韩国队的。”叶修又搜出一张照片,“这人呢?”
张佳乐认真地看,“这不是吕良吗?”
“条还是空的。”王杰希说。
“看来不认识不行,不熟也不行。”叶修思考。
“我好像明白了⋯⋯”肖时钦慢慢地说,头上的红灯一闪一闪亮了起来。
“你说。”叶修说。
“因为涉及到个人隐私,请大家保密。”
“那没问题!”张佳乐说,王杰希也点头。
肖时钦的DANGER灯灭了。“我想再做一个测试。”他拿出自己手机,调出一张照片,递给叶修。
“这是少天?”叶修嘀咕,“嘴都肿成香肠了,吃个鸭脖吃成这样。”
王杰希目瞪口呆地看着看向叶修的张佳乐。张佳乐的数值条充满了,红橙黄绿蓝紫彩虹般轮流变换。“老叶100了!”
“果然是这样。”肖时钦很有把握地说,“张佳乐的这个是,同性恋指数脑内仪。”
孙哲平很不给张佳乐面子地笑了出来。张新杰忍笑,叶修则一脸苦大仇深地看着张佳乐。“张佳乐啊,你整天都在想些什么。”
“在笑什么?”喻文州推开门进来了。王杰希看着他。喻文州水族箱里的水颜色很深,鲨鱼的背鳍一闪而过,却在面对他们时水色变浅,多色的珊瑚伸开指头,一群群小丑鱼和蓝眼鱼穿梭,远处一对海豚互相追逐嬉戏。王杰希几乎看呆了。
张佳乐捅捅王杰希,朝他挤眼睛,“好奇喻文州不?要不要我看他一眼?快,求我呀。”
这时喻文州开始讲话,王杰希轻咳一声,张佳乐不开心地住口了。

王杰希一直没找到机会请假。他在6V6的时候避开黄少天的大滚动屏,以免窥见了他的偷袭计划;周泽楷赛后复盘时讲话简短明了,kid背板一样流畅地跳过重重障碍。他已经发现张新杰的仪表在吃饭时才会计数,其他时候只有钟表规律地走着;肖时钦的设备在复盘时动得飞快,在和雷霆队友通话时他的红灯偶尔会亮起。喻文州的水族馆里变换万千,在模拟比赛时规律地游过群群游鱼,在和队友交谈时海底的珊瑚海藻随水摆动,蚌壳张开露出里面发出柔和光芒的珍珠,白鲸喷着水柱慢悠悠地滑过,似是一整个美丽的海洋。
“我猜王大眼现在上八十了。”张佳乐边走边对周泽楷小声说,他还以为不会有人听见。王杰希可听见了,愣了好一会儿。
手机传出没电的提示音。王杰希找不到充电器,想起可能落在训练室,便折了回去。灯还亮着,喻文州趴在电脑面前敲键盘,他水族箱里全黑了,两三只鮟鱇举着一星灯光一动不动。
“喻队?”王杰希来到他身边,“还忙呢?”
“电视台要来采访,在拟回答稿。”喻文州捂住嘴巴闭了闭眼睛。
喻文州的呵欠不打出来王杰希也知道他困得很。国家队训练节奏紧密,叶修全力投入荣耀,而喻文州游戏之外还要忙对外的事情,领队毕竟不像他那样八面玲珑。
“有那么急吗?别弄了。”王杰希说,“睡觉去。”
“白天太忙,没时间⋯⋯”
“放一放也不会世界末日。”王杰希说,“你看你,眼睛都迷瞪了。现在弄,效率也低。什么都别想了,快去睡觉。明天我抽空帮你看看。”
“杰希,”喻文州抬起头,困倦地朝王杰希笑了笑,“谢谢。”
他的海洋中升起一串串水母,像精致的吊灯,也像银白圆满的月亮。王杰希忍不住多看了一会儿。
“真的谢谢你啦。”喻文州再次道谢,王杰希方才醒神。他和喻文州一起走回宿舍,喻文州的脚步有点打晃,王杰希看着他瘦削的侧影,很想伸出手去稳住他的肩膀。喻文州停下脚步,握住门把手,“晚安,杰希。”
王杰希认为他看见了海洋远处有海豚。“晚安。”他说。
成熟的雄海豚在群体中游移,寻找着心仪的伴侣⋯⋯
王杰希在磁性的英文中沉沉睡去。

王杰希向喻文州请假。他很留恋欣赏海洋的时光,然而左眼后方已经开始隐隐作痛,使他不得不下定决心,把这个小问题从身上去除。他站在喻文州面前,最后一次看他脑内的海景。
“身体不舒服?”喻文州担心地看他。
“没。”王杰希说,“一点小状况。我去解决掉它,免得影响状态,”
“希望顺利呀。”喻文州笑,“杰希可是我们重要的魔术师。”
海豚趴在壁前,望着王杰希。微笑起来。海豚会笑吗?还是只是人类的生拉硬拽?但是面前的人,的确是微笑着的,真正地,发自内心地微笑,眼角眯起来,唇弯成迷人的弧度。
王杰希沉声说,“文州,我也喜欢你。”
喻文州愣住了。“啊⋯⋯杰,希⋯⋯”
他的话卡住了,而海豚已经开始快乐的兜着圈子。明亮的阳光穿透了海水,在海底投下斑斓的画影。王杰希忍不住也微笑起来,稍稍俯下身去握住了喻文州的双手。


解释一下,张新杰的仪表是美食评论仪,肖时钦的红灯是腐能量袭来警告。LGBT的标志彩虹旗通常是红橙黄绿蓝紫六色,代表六种性向。

评论(13)
热度(282)